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 : 首頁 - 企業新聞
人才招聘
客戶留言
聯系我們
英美聯手收拾德俄(上)
發布者: 發布時間:2015-06-30 閱讀:4808

作者:威廉·恩道爾

著名經濟學家、地緣政治學家


面對蘇聯巨大的石油儲備,英美各自打起了自己的如意算盤。德國半路殺出,攪了英美人的美夢。英美聯手,一方面配合西歐國家利用軍事和經濟手段壓制德國,另一方面組建石油卡特爾——“七姊妹公司”。英美還精心密謀,為希特勒上臺鋪路。


熱那亞會議


        1922年4月16日,在熱那亞的阿爾貝蒂莊園,參加戰后國際經濟會議的德國代表團在會上扔出了一個重磅炸彈,其沖擊波遠及大西洋彼岸。這是一枚政治炸彈。德國外交部長瓦爾特·拉特瑙向包括蘇聯外交部長契切林在內的與會各國部長宣布,德國和蘇聯已經達成了雙邊協議,協議中,蘇聯同意放棄向德國索要戰爭賠償,條件是德國同意向蘇聯出口工業技術及其他事項。

Image title

德國和蘇聯代表正在附近的拉巴洛會談


  拉帕洛條約,以熱那亞附近的一座小村的名字命名,在那里,德國人和蘇聯人最終達成了一致,令參加阿爾貝蒂莊園會議的所有代表震驚。該消息立即引起了恐慌式反應,特別是與會的英國人和法國人。

  熱那亞會議是在英國的敦促下召開的,其目的是為了達到20世紀20年代初期凡爾賽和會后英國確定的一系列戰略目的。即首先是為重新建立1914年之前的以倫敦為中心的國際金本位制奠定基礎;其次是通過邀請蘇聯參會,英國打算利用這次會議與蘇聯重修舊好。此前,蘇聯一直受到國際社會的排擠,因為新的布爾什維克政府單方拒絕償付沙皇俄國的所有債務。有意思的是,美國政府一直不打算以任何官方形式參與熱那亞會議,這就給英國更大的空間來主導這次會議。

  英國向莫斯科伸出橄欖枝是別有用心的。恢復與蘇聯的外交關系意在打開與俄羅斯做賺錢生意的大門,讓皇家荷蘭殼牌石油公司和其他英國石油公司控制遭受戰爭蹂躪的巴庫油田。殼牌公司的德特丁與英國殖民事務大臣溫斯頓·丘吉爾一唱一和,從1918年開始,向白俄反革命集團秘密提供資金支持,與此同時,他又神不知鬼不覺地來到法國,買下了俄國革命前簽署的開發俄羅斯巴庫油田的租約,他預計遭受經濟孤立和戰爭重創的蘇聯政權會很快跨臺。

  這系列事件正是發生在臭名昭著的洛克哈特陰謀期間,這一時期,英國駐莫斯科使節羅賓·布魯斯·洛克哈特爵士與西德尼·雷利一起,因試圖在1918年8月刺殺列寧遭到缺席審判并判處死刑。這也是英國與盟軍在阿爾漢格爾登陸的時期。丘吉爾領導的殖民事務部一直都在執行一項政策,對俄國倒霉的克倫斯基政權的前戰爭部長鮑利斯·薩芬科夫領導的流亡政府提供支持,這位領導人聲名兒狼籍,是個嗎啡癮君子。在丘吉爾和英國政府的支持下,到1920年,德特丁已經向蘭格爾將軍和鄧尼金將軍、高爾察克元帥和其他將軍領導的白俄反革命集團輸送了巨額現金。德特丁建立了盎格魯-高加索公司,期望拿到巴庫油田的開采權。迫不急待的德特丁甚至募集資金,建立巴庫的分裂主義組織,讓其承諾給予德特丁石油開采權。

  四年來英國政府使盡渾身解數,利用各種公開的或秘密的手段,試圖推翻新生的布爾什維克政權,最終落得個竹籃打水一場空。到1922年,英國不得不改變策略,試圖介入英國看來更為務實的、列寧制定的蘇聯新經濟政策,即1921年的“新經濟計劃”。


美國覬覦俄國石油

Image title


  獲得開發和控制俄國大油田的壟斷權,是1922年德特丁和英國的美夢,而包括洛克菲勒標準集團在內的強大的美國石油利益集團,也在做同樣的夢。但是,直到1922年,英國想進入蘇聯的新招數看起來還是不切實際。在獲得蘇聯石油開采權方面,英國最主要的競爭對手是哈里·辛克萊領導的美國辛克萊石油公司,但是,這家公司此時正好被牽涉進在美國爆發的“懷俄明茶壺頂海軍儲備”石油租約的丑聞中。

  哈里·辛克萊把自己裝扮成俄克拉何馬“獨立”的石油商人,實際上是標準石油公司和銀行利益集團的一位“中間人”,在一些由標準石油公司直接出價可能會引起懷疑的市場上,往往由辛克萊出面進行投標,這樣的懷疑主要是來自于英國強有力的競爭對手殼牌集團。在20世紀20年代初期,辛克萊并不是看上去的那樣“獨立特行”。在辛克萊煉油公司的董事會里有小西奧多·羅斯福,他是美國前總統的兒子,其兄弟阿奇博爾德·羅斯福是辛克萊石油公司的副總裁。威廉·波伊斯·湯普森也是辛克萊石油公司的董事,他還是洛克菲勒大通銀行的董事,這家銀行隸屬于標準石油公司。

  20世紀20年代初期,哈里·辛克萊與蘇聯代表列奧尼德·克拉辛在倫敦舉行會談。他們會談的結果之一是,他與美國參議員阿爾伯特·法爾和阿奇博爾德·羅斯福一起訪問莫斯科,在那里,他們就珍貴的巴庫油田包括薩哈林島油層的開采權進行談判并達成一致。他們還將與蘇聯政府成立一家各占一半股權的合資公司,平等享受全球石油銷售的利潤。辛克萊等人同意,在項目中的投資不少于11500萬美元,并且同意為俄羅斯政府申請更多的美國貸款。莫斯科知道辛克萊與美國總統哈丁和華盛頓的共和黨政府關系很密切。要獲得美國的貸款必須在外交上得到美國對蘇聯的承認,這將打破國際上對蘇聯的孤立。辛克萊同意并說服哈丁總統承認蘇聯政府。

  但是,在懷俄明,一件丑聞突然浮出水面,牽涉到辛克萊、法爾,甚至哈丁總統,丑聞涉及到他們把美國政府在懷俄明茶壺頂地區利潤豐厚的石油資產以租賃合同的方式授予了出去。據傳聞,這件丑聞是競爭對手德特丁的殼牌集團的代表暗中唆使的。在隨后的傳媒丑聞和國會質詢中,沒人提到這一驚人的巧合,即“茶壺頂”事件發生時,正值辛克萊和美國從德特丁和英國的眼皮底下獲得珍貴的巴庫油田開采權。

  1922年4月14日,正好在哈丁總統準備宣布與蘇聯外交和貿易關系正常化的節骨眼上,《華爾街日報》頭版上赫然刊登了“茶壺頂”事件和哈里·辛克萊卷入其中的報道。沒過一年,哈丁總統莫名其妙地暴死。柯立芝總統的繼位使辛克萊和巴庫項目胎死腹中,承認蘇聯的計劃也無果而終。老辣的英國情報人員四處活動,阻撓了美國主宰蘇聯石油開采的企圖,這一點毫無疑問。


俄結盟甩開英國


  這就是熱那亞會議召開前的大背景,在美國做出的種種努力慘遭挫敗之后,英國打算在控制蘇聯豐富的經濟資源方面取得突破。但是,就在歷時數周的熱那亞會議期間,德國外交部長拉特瑙和蘇聯外交部長契切林簽署了一個全面的條約,英國、法國或美國政府事先對此卻一無所知。

  拉特瑙的首選絕對不是與蘇聯打交道。在凡爾賽和會之后,他以德國經濟重建部部長的身份,反復向英國和其他盟國政府提出建議和請求,允許德國重振其經濟,這樣,德國才能用出口收入來支付凡爾賽條約規定的戰爭賠款重負。他的請求一次又一次遭到拒絕。雪上添霜的是,1921年英國政府對所有德國進口物資征收26%的禁止性關稅,這給德國制定現實的支付戰爭賠款方案而做的努力進一步制造了障礙。

  面對英法揮動的大棒,拉特瑙這位出生于德國著名工程師家族的后代,大型電子公司AEG的前董事局主席,決心通過發展向蘇聯出口重工業產品,來制定讓德國工業重建的戰略。

  凡爾賽和會之后,在德國戰后經濟的廢墟上,赤字財政政策一直是德國政府的一個必要的應急辦法。德國中央銀行實際上是用印刷鈔票的方式來彌補國家赤字,20世紀20年代初期,德國的貨幣供給遠遠大于德國經濟的實際產出,導致不可避免的通貨膨脹,但是,可供選擇的其他辦法似乎很有限,且對國家經濟發展不利。

  拉特瑙深知,戰敗本身所導致的巨額成本已經埋下了整個經濟通貨膨脹的禍根。到1919年,帝國馬克黃金平價已掉至戰前水平的一半。官方統計表明,戰爭造成了批發價格上漲了150%,而且黑市價格還遠遠高于此。為了征集戰爭所需資金,德國政府采取了權宜之計,向民眾大量舉債。而英國一直有能力從海外募集戰爭所需經費,特別是通過紐約的摩根公司,德國則被擋在這些主要的信貸市場之外。

  而且,在戰后,協約國勝利者有步驟地剝奪了德國最重要的經濟資源。像坦噶尼克和西南非洲這樣對德國有價值的所有殖民地,也被英國接管了。通過建設巴格達鐵路而打開的奧斯曼帝國日益增長的經濟市場也被拿走。德國還失去了對其鋼鐵工業最為寶貴的鐵礦石源:阿爾薩斯-洛林及其以東地區,包括西里西亞,有著豐富的礦物和農業資源。在凡爾賽和會之后,德國失去了75%的鐵礦石資源、68%的鋅礦石資源和26%的煤炭資源。阿爾薩斯的紡織工業和鉀鹽礦也失去了。凡爾賽和會以后,它的整個海上商船隊、河運船隊的五分之一、漁船隊的四分之一、5000輛機車、150000輛有軌電車和5000輛卡車都由協約國軍隊接管了。所有這些都是在德國戰爭賠償的合法名義下進行的,而戰爭賠償從來就沒有過嚴格的界定。

  1921年5月,協約國賠款委員會開會,草擬了被稱作“倫敦最后通牒”的德國“最終”賠款計劃。該計劃把德國給勝利方的戰爭賠款確定為1320億金馬克的天文數字,甚至英國的賠款專家約翰·梅納德·凱恩斯都認為,這一數字超出德國實際能夠承擔的最大支付數額的三倍。賠款債務每年還要征收6%的利息。所有德國出口貨物按報關價值征收26%的關稅,直接支付給柏林的盟軍賠款代表處。另外,還有眾多苛刻的條件,包括幾種作為“保金”的稅。任何一筆賠款的支付方式可以由賠款委員會單方決定。

  “倫敦最后通牒”并不僅僅是名義上的最后通牒。對于盟軍方面所提出的令人難以置信的條件,除非德國議會在六天內完全同意,否則盟軍將占領并且控制德國的魯爾工業腹心地帶。毫不奇怪,德國議會以微弱多數批準接受了這一措辭極為嚴厲的最后通牒。

  對倫敦某些有影響的人物來說,拉帕洛條約真正引起他們警覺的是,條款中隱藏的某些含義。大量德國的機械和設備、鋼鐵和其他技術將被賣到蘇聯,用于重建和擴展巴庫油田。

  反過來,德國將在德國境內建設由德蘇共同擁有的原油和汽油分銷中心,為蘇聯石油打開市場,此項工作具體由德俄石油銷售公司(DEROP)承擔。這有利于德國擺脫英美石油利益集團的鐵腕控制,自凡爾賽和會以來,英美石油利益集團完全壟斷了德國的石油銷售。拉特瑙從來沒有拒絕過倫敦在最后賠償通牒中的要求。但他堅持用實際的手段來實現這些要求。


軍事占領魯爾地區


  拉帕洛條約很快就引起了反應。4月18日,該條約在熱那亞正式宣布兩天內,德國代表團就收到了協約國的抗議,指責德國“背著”賠款委員會與蘇聯談判。

  1922年6月22日,拉帕洛條約公布兩個月之后,德國外長拉特瑙在離開位于柏林的家時被暗殺。兩名右翼極端主義分子(后來被指認為擁護君主制的“C`組織”成員)被指控實施了這起謀殺,這起事件被描述為日益增長的極端主義和反猶太主義浪潮的一部分。但是,在德國內部,輿論矛頭直指“外國利益集團”,還有一些人認為,英國或者說英國的利益集團是兩位兇手的幕后主謀。無論如何,著名政治家、拉帕洛條約的設計師走了,國家的根基動搖了。對拉特瑙的謀殺僅僅是為數不多的幾個國家之前和今后遭受的恐怖襲擊的開端。

  在公開場合,英國小心翼翼地保持著與法國龐加萊政府復仇政策的距離,在這一假象的掩蓋下,英國已經提出了補償要求。在1916年英法之間達成的一項秘密協議中,法國將摩蘇爾地區的法屬領土割讓給英國。作為回報,我們在第三章中已經說過,英國向法國私下保證,只對法國占領魯爾工業區提出口頭抗議。這非常符合英國的“均勢”需要,法國充當了征服德國的急先鋒。

  龐加萊政權所缺的只是找一個說得過去的借口。1922年12月26日,在倫敦的盟國賠款委員會安排的年終會議上,法國總統龐加萊宣布,德國違反了凡爾賽條約,沒有為法國的電話桿線路建設提供所需要的木材,提供的煤炭也缺斤短兩,而這些是條約里明確規定的。(節選《石油戰爭》)



 
 

打印本頁 || 關閉窗口

友情鏈接:   中國海洋石油總公司   |   中國石油化工集團公司   |   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   |   中國石油大學(華東)   |   中國石油大學(北京)   |   陽光石油論壇   |   長江大學   |   百度   |  
維歐(天津)能源技術服務股份有限公司 2019 版權所有 津ICP備03023960號

a4yy污片免费,日本三级片在线观看,香蕉视频网,黄色视频小说,超碰男人的天堂